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宏亮 > 信念

信念

我永远不会为信念去死,因为我的信念可能是错的。

------------伯特兰.罗素

很多年来我一直为一个概率问题困扰。我们知道,一个事件有A、B两个选择,如果选A赢的概率是51%,理论上无论什么时候都应选A。但事实上,概率之所以能兑现其前提条件是样本足够大,如果有机会选一万次一亿次,输输赢赢相抵结果是我肯定能赢。而现实生活大多时候不会给我们很多次选择机会,所以反正是听天由命,49%与51%有多大差别?尤其是,有限的历史连续十次都是B赢,你为什么还要选A?!

 这个问题最终获得解决,是我有天终于反过来想,如果不选A,那又凭什么选B?概率51%不能保证下次一定出现A,那么过去连续出现十次B也不能保证下次一定出现B啊?是概率51%这个念想可信一点,还是过去连续出现十次这个念想可信一点?我终于觉得还是51%这个念想可信一点,或我愿意相信一点,我想这可能就是所谓的信念。

 根据柏拉图的知识论,知识是确证的真信念。反过来可以说,信念是未被确证的知识。人为什么要有信念?从知识及信念的定义可以推导,是因为我们的知识不够用。如果我们需要解决的问题,都有确证的知识可支持,自然就不需要信念了。更有甚者,我们所谓“确证”的知识,也未必经得住考验,因为波普说过,所有的科学定律只可能被证伪,不可能被证实。

 所有科学定律是只被证伪,不能被证实,大约5年前第一次读到,马上就被深深震撼。我立即想起一些经历,一是我自己在杭州工作时,刚搬到运河边住,每天晚上船的汽笛声让我痛苦不堪,但几个月后我只不见这声音了,我知道这是适应性功能起作用。同时我也知道,这世上有一些瞎子,听力极其敏感,却没有这适应性,没法让自己听不到自己不想听的声音,听力完全暴露在大自然的各种声音之中,所以大城市会让他们发狂,只能呆到安静的坟地才能寻到一丝安宁。这些真真切切的感受让我明白,我们对大自然,对宇宙的感知是多么的局限,多么的扭曲。相对于巨大且复杂无边的宇宙,人脑那300亿个神经元,无论如何是不够用,所以,人对世界的认识一定是局限且扭曲,没有人能掌握绝对真理。

 人类的知识相对于需求而言,一是本身扭曲局限,二是完全太少不够用。如我上面的概率困惑,一个A面略重的,理论计算出现概率为51%的硬币,下一次将会出现A股还是B面?这个问题我们目前的知识是无法回答的。但我们需要做决策啊,没有完整的知识可依赖,所以就只有靠信念了。

 从语义的角度,知识是“确证的真信念”,所谓“确证”,只是让其证伪的局限条件没出现,或人类没意识到而已。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们都需要信念,我们都在运用信念。

 因为知识的不够用,所以信念是存在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之中,只是人们不自觉。天才拉姆齐对知识与信念之间的过度区域非常着迷,他的理论能说明信念的可信程度,正如这些信念自身所言明的一样。如果你告诉我,你相信灵魂的复活,那么我该如何估算你信念的可信程度呢?答案在于,不要光听你的言论,而要注意你的行为。以“我的车能开动”为前提,我去规划我整天的行程,因此你可以推断,我认为这个前提有很大的可信度。如果你的信念没有对你的行为产生影响,那么无论你多么强烈的反对,我都认为你对你的信念的坚信程度是很微弱的。

 人人都有信念。问题在于,我们如何选择并检验、运用我们的信念。就如,我们该利用什么样的知识,如何评判它的正确,然后如何相信它,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它。这本身似乎也不是知识,也可以归为一种信念,我可总结关于信念的信念如下:

 1、忠于自己的感受。信念这东西虽不能确证,但也得有所凭籍,这个凭籍首先应是自己的感受。信念不是生硬的原则或法则,而是我可以用思想去“感觉”得到的真实。如果没有真切感受,感觉到这是我的希望梦想所在,我为什么要信它?

2、担当。一个人不能既要上帝,又要财神。选了上帝,就选择过精神生活,有钱是运气,没钱是应该,不能因为没钱而怀疑上帝,这是担当。当然,当我完成上帝的全部要求却还没进天堂,我应马上怀疑上帝并改变信念。

3、追求真理。一定要相信,发现真理就能获得自由,获得幸福。追求真理的途中,对自己诚实是最有力的武器,而虚荣是最大的敌人。

 我是一个投资人,以上这些胡思乱想完全是因为炒股票时的一些困惑而生,那么关于投资的更为具体的信念,或所谓的投资理念,也可总结一些如下:

1、变化意味着投资机会。只有当行业结构发生大的变化时,才有大的结构性机会,要专注于行业结构的变化。

2、投资的核心是寻找特许权价值(franchise value),或局部垄断能力。所谓好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创新不断地创造局部垄断的能力。

3、着眼于中长期。不谋一世者不足以谋一局,无论计划做长期投资者还是短期投机者,赚钱的机会一定来自于对中长期趋势的正确判断。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