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宏亮 > 投资中最重要的事

投资中最重要的事

20156月以来的股灾,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与信念,包括我自己。这些天与一些私募经理们总结这一年的教训,听得最多的还是感叹自己没坚持自己的理念,对自己该赚什么不该赚什么立场不坚定,没有从一而终。但如何才能坚持理念?投资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痛定思痛之后,我总结,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是:

第一,搞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第二,搞清楚自己真的相信什么。

 

一、明白自己在干什么

明白自己在干什么,听起来很简单,但其实不容易。可以说,这世上一半以上的悲剧并不是恶人有意而为之,而是当事人不知道自己干什么。这市场上一半以上的亏损,不是因为下注人下注的小概率发生了,而是因为下注人根本没去计算赔率。

 

如何才能算明白了?明白的标准是什么?

佛家说,不怕贪起,只怕觉迟。是人都有贪嗔痴慢疑五毒,有毒当然不好,但是佛说,不怕有毒,就怕你没觉察到有毒。所以佛教我们要修习正念,时时觉照自己的行为,自己的感受,自己的心念,让自己时时活在觉中。如何算活在觉中呢?标准就是时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吃饭知道自己在吃饭,走路时知道自己在走路,身心喜乐时知道自己喜乐,身心悲苦时知道自己悲苦,心念被贪心控制时,知道自己被贪心控制,如此等等。

如果所有的一切都在觉中,都明明白白那是最好。而投资时的关键在于,人在做决策时,心是处于自由的状态还是受贪欲或情绪控制的状态。

什么是自由?几年前看哈佛大学桑德尔的《公正》公开课时,听到其介绍康德关于自由的定义,学佛以后,终于完全理解并认同。桑德尔从雪碧的广告口号“遵从你的渴望”(Obey your thirsty)开始,认为渴了就喝,饿了就吃,完全遵从渴望而不经过心的审查,这并不是自由,只有有了渴望而心审查之后认为该满足这渴望,才是真正的自由。这似乎很难理解,但《公正》中另外一个故事可佐证该定义,讲茫茫大海中一艘救生艇上的小孩,因为数天没喝淡水,于是不顾众人的劝说,遵从他的渴望而去喝海水,结果痛苦身亡失去了更大的自由。

 

理解这个关键之后,搞清楚我们投资决策时究竟在干什么,可用的检查清单应至少包括以下:

我是在遵循我信奉的投资理念,是在根据我熟知的交易系统在交易吗?如果不是,为什么?

我是处于期望的状态,还是思考的状态?典型的期望状态是:如果明天美国ADP数据远低于预期,我的黄金股能赚多少多少;而典型的思考状态是:如果其低于预期,黄金股可以接着持有,如果高于预期,得止损出局。

不知道发生什么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如果发生了什么自己该如何行动。而期望状态的结果往往是后者。

 

二、搞清楚自己真的相信什么

搞清自己真的相信什么并不容易,至少我自己是这样。2003年以后读巴菲特开始信奉价值投资,相信合理估值的好公司股价一定会涨,2006年还因此信仰追着进了一家我认为其老板是真正奉行价值投资的公司。但是,直到一年前,我才开始怀疑我信奉的不是价值投资,是基本面投机,这与技术面投机并无本质区别。而直到最近我才明白,我真正相信的是基本面变化、能让市场关注的基本面变化才能让股价涨,而所谓好公司只是提供心理上的安全边际安慰而已。

搞不清自己真的相信什么的原因可能在于,第一因为把自己挂在墙上,譬如认为价值投资很高尚,坚持价值投资很牛B,我是一个牛B的人,所以我得是价值投资者。第二因为根本没认真想过这事。

 

搞清自己真的相信什么,或自己不相信什么,真的很重要。知道自己不相信什么,或至少没有完全笃信也很重要,因为你就不会为之押重注,不会因此受伤。据前辈介绍,95327国债事件中,站在中经开一方的个人参与者,在被管金生违规打爆后而处理结果出来之前,很多人因为把全部身家押上,在那短短十几个小时内都有了寻死的心,只有魏东(前涌金集团的创始人)心情轻松,因为他明白这事他并不真信,所以押注有分寸,并不侥幸想靠这一笔发横财。

知道自己相信什么,为自己相信的东西押重注,是致富最快捷的途径。据德鲁克米勒介绍,他在接管索罗斯的量子基金后,索罗斯90%以上的精力都在慈善与个人帐户上,但因为肯下重注,虽然大部份投资逻辑都是德鲁克米勒的,索罗斯却赚得都比他多。此外,为什么历年来的世界首富都不是牛B如老巴、索罗斯这样的投资牛人,而是如比尔盖茨甚至扎克伯格这样的创业者?是因为他们比索罗斯更能下重注,把一生全部押注在一家公司上,为什么能做到?就是因为他们清楚自己真的相信什么。

 

信念是主观的,没有对错,坚持与否关键在于你能否用心去体验。如价值投资理念,估值合理的好公司一定能涨,从逻辑上是不会有错,让我放弃这一理念的一些事例,如我拿到五年的好公司仍没涨,从逻辑上讲,是可以归为该公司根本就不是好公司,也可以归为五年,时间不够长。但因为我不能用心去体验,去感受了,那我就无法再相信它。

所以什么是信念?信念是这样一种东西,它让我感觉到能与自己联为一体的,感觉自己可与之共存亡,让自己觉得如果这都不是真的,这都不能依靠,那活着都没意义了。如果有了这东西,以后再遇什么,都是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就如比尔盖茨及扎克伯格,之所以能坚持“押注”于自己的公司,并不是在预期将来能做多大赚多少钱,而是因为,该公司于他们而言,是生命的一部份,做好之是生命的完整,自我的实现。

至此,检验自己真的相信什么,标准也很清楚了:

我能否与之共存亡?也许这太严重,至少,如果这不成立,我能否心甘情愿地认命,心甘情愿接受其后果,体面地承担其带来的苦难?

我认为,信念最大的价值,或者说我自己最在意的价值在于,它能让我们体面的承担苦难。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