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宏亮 > 关于资金成本

关于资金成本

昨晚在深圳与一帮做股票的人“新春聚首话龙年”,聊到今年的A股行情,大家一致的看法是由于资金成本的下降,今年比去年好,肯定有行情。但关于行情的幅度,分歧很大。乐观的认为很好,理由是,全球的低利率环境会持续,中国的通胀压力也下来了,所以资金成下降幅度会很大。

我相对悲观,认为未来两三年会类似于02年到05年的情形,指数不会有大机会,但结构性机的机会仍有很多,如02-05年与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相关的港口机场等。为什么机会不大,为什么资金成本不会大幅下降,昨晚的争论让我理清了思路,今天记录一下。

第一个问题,目前的资金紧张是结构性的,这一点可能没有分歧。套用陶冬的说法,现在银行每增100元存款,20元准备金,20元给宝钢这样的大国企,他们帐上几百亿现金没处花,但因为法定低利率,他们愿意持有,20元给地方融资平台,还有20通过房地产信托及担保公司等进入房地产行业,这一块及极紧张,最后只剩20元可腾挪。

第二个问题,总体资金量是多还是少,这是问题的核心。结构性的局部资金紧张,解决的办法无非两个,一是调结构,将资金宽松部份的钱转到资金紧张部份去,二是加总量,总水位上升了,局部总能受点益。从理论上讲,调结构是最好的选择。结构失衡的根本原因是利率管制,人为将法定利率压低,使其远低于实际的市场利率。如目前一般地产企业的实际利率是20%,宝钢借贷的利率只有6%,所以宝钢愿意让他那几百亿现金放在帐上扒着,但如果将宝钢的借贷利率提到15%,单是宝钢一家企业,肯定能释放几百亿出来。但调结构意味着损害宝钢这类国企的利益,更关键的是,地方融资平台的十万亿,失去了这对储户的利率剥削,会立刻崩盘。所以,大幅调结构是不可能的,至少短期内。那意味着,要放松资金,还得加总量。如果资金总量是不够的,加总量就还有空间,如果总量是多的,那意味再加总量就会对通胀形成大压力。中国的货币总量,无论从那个指标,无论是占GDP的比重,还是M2的增长速度,还是目前交易货币化的空间,中国的资金总量是多了而不是少了。

第三个问题,通胀的压力是否已高枕无忧了?套用高善文的话,确实是潮水是已退,大宗商品五年内牛市不再,全球也是需求不足产能过剩,去年的食品价格压力也告一段落。但这并不意味着通胀可高枕无忧了。一是民工工资上涨趋势仍不改,昨天我与深圳模具协会的官员聊,他的公司,普工工资去年涨到2500元,但可过年确定来的人仍严重不足,今年应加到2800-3000元左右才能招够人。二是,很多资源价格闯关今年内肯定会启动,电价,气价,水价,这些一些合理化,压力仍巨大。三是,2011年很多公司应受政府管制没涨价,今年一定会涨起来的。虽然政府对今年的底线可能是CPI低于5%,可能任务并不重。但如果把以上因素全算上,腾挪空间也并不大,再大幅放松货币的空间实在有限。

所以,我的观点是,除非政府下决心,以中央财政为依托解决地方融资平台的事,然后放手利率市场化,将法定利率提高,加息而不是减息,否则资金成本不会有大幅下降,A股不会有大行情。

推荐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