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吕宏亮 > 简单增长及其它之胡想

简单增长及其它之胡想

昨天晚上与朋友聊百事中国与康师傅的合作,结论是,如果能处理好百事原合作方--大多是一些低效率的国企--的人事问题,这将是大双赢。理由是,康师傅的工厂能力、渠道能力是这些“米帝”无人能敌的,但在饮料产品研发及品牌能力上,“米帝”比包括康师傅在内的所有华人企业要强很多。总体的感觉是,中国企业在“微笑曲线”的低端及右端部份(主要是渠道)这些相对简单的区域是有无比的竞争力,但在左端,包括设计研发,尤其是消费体验的研究这些复杂区域实在是太弱太弱了。

想起一个关于中国连锁业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连锁业过去十年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简单增长”。所谓简单增长,其特点就是收入增长主要靠开新店,低投入低毛利,盈利主要靠后台收费而不是毛利率,融资模式为占供应商及消费者(购物卡)的钱等。这种模式也过去快速城市化,新城区新商圈不断涌现的过程中很有效,但未来将面对强大挑战。

“简单增长”是很低级的,低级的让许多高级人看不过去。但就是这种简单增长模式有效,高级的Bestbuy进来五年了,不得不关店,简单的苏宁国美牛B着,适应这种简单增长模式的家乐福在中国如鱼得水,而坚持高级模式的沃尔玛问题重重。

这低级的简单增长模式也许再过一两年要面临严重挑战,可凭什么不可以相信,在需要高级的时候,虽然一大批企业会死,但仍会有一大批会安然度过新的挑战?!

昨天一晚想这个问题,联想要许多经济领域以外的事。

想起思享家上前一段有一篇关于老愚《倒在京沪高铁的怀抱里》的大讨论,老愚以一种高等华人或高等外国人的眼光描写我们这些低级人的状态,让我很不爽。当时的讨论我最欣赏的是享友那谁的评论:“文章中的大部分描写,我本人也写过,但是不会仅仅如此罢笔,在技法上我会把这种描写变成复调,会当作一种生活形态,而非道德形态,如果要选择一种道德视角,那么我也会跟一部分人是对立的,但是一定跟所有人是道德共同体。”

又想起财新记者沈乎写的博文《民工航班》,一帮不懂英文,不懂国际礼仪,甚至不懂航空基本规则的中国民工,作为苦力在国外挣钱了,在机场大手笔购物,在飞机上与空姐闹笑话,虽然有些不协调,但也没造成什么灾难。中国无疑是落后的,很多东西无疑是低级的,中国农民无疑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但是,这决不意味着我们在道德上低人一等。

在道德上,中国农民,还有我们大多数的“低等华人”都没有低人一等。同样的,也不要因为山寨及盗版就认为我们的企业在道德上低人一等。

例如关于尊重知识产权,这是发达国家经过多年后成文的通行规则。为什么会有这个规则呢?个人努力研究成功后如果成果能独享一段时间,这利益就能激发大家的研究动力。但因为让个人独享而不推广,这对这社会也是大浪费。几百年的两者权衡,发达国家认为,还是保护知识产权的好,于是就形成了发达国家的规矩,这是于发达国家整体有益的规矩。但于我们,有什么好处?刚起步的中国,技术水平都是原始的,随便模仿一个发达国家过去的技术就能进一大步,所谓的保护知识产权实在是对技术进步与扩散的大阻碍,实在是不利于国家整体。还有最主要的是,如果按发达国家的规矩,我们将一直是输家,违反一个我们注定会输的规则,凭什么说我们不道德?

这样说可能没说服力,举一个书上的例子。假如,在一项国际体育赛事中,一个参赛者被发现服用了兴奋剂,他由于违规不能出赛。但进一步调研发现,比赛开始后部份参赛者用的是根据空气动力说制造的最近装备,这些装备是赛事规则制定者们所允许的,这些规定制定者又都来自于使用这些装备的参赛者的国家。另一方面,服用兴奋剂的参赛者使用的却是普通的便宜装备。这里,到底谁在制造不公平?!

慎谈不公平,少用道德进行说教,力量对比是最终的决定因素。扯到这里,我很想用我去年关于对减排问题的看法结束这篇胡思乱想。假定关于温室气体的观点是正确的,关于减排是否算历史总量,还是现有人均排放水平,还是现有总排放水平,中国超平均水平是不是不道德,美国不多出力是不是不道德,这些也都是瞎扯,最核心的一个问题是:如果真的不利情况出现了,我们与美国比,谁受损更大?谁会输不起?如果是美国,对不起,咱们得拖拖,如果是咱们,还是老实点吧。

无论是谁,少拿道德来压人。无论是谁,千万不要因为高级人的说辞就先自认低人一等。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