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7月20日 23:12

关于“信”

前些天与朋友聊股票,朋友感叹今年买了好多牛票,可都没拿住,无比遗憾。为什么没拿住?我想是因为没有真正的“信”那是牛票。

这一年以来,因为动摇了过去十年自以为相信的价值投资理念,很是崩溃,一直为“信”的问题所困扰,为此我几乎什么都不信,什么投资决策都不能安心。今天,我得试着做一个总结,“信”到底是什么,到底怎么样才算“信”,如何才能去“信”。

“信”是把自己托付出去

去年以来开始学佛,一位前辈大佬因此对我深表同情,他认为这表明我至今没训练成理性人,内心不强大,无法承担挫折,所以才信佛。真正理性的、内心强大的人都是不......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7日 13:16

投资中最重要的事

2015年6月以来的股灾,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与信念,包括我自己。这些天与一些私募经理们总结这一年的教训,听得最多的还是感叹自己没坚持自己的理念,对自己该赚什么不该赚什么立场不坚定,没有从一而终。但如何才能坚持理念?投资中最重要的是什么?

痛定思痛之后,我总结,投资中最重要的事是:

第一,搞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第二,搞清楚自己真的相信什么。

阅读全文>>
2014年04月13日 00:10

追求卓越

一位美国中情局专家写了一本书叫<没有人能对我撒谎>,书中声称成年人平均每五次人际交往中就有一次说谎,这让我很吃惊。但经过几周来有意识的观察自己的言行,我发现如我这样自认比较诚实的人都差不离。人为什么说谎?是为了保护某些东西或为了得到某些东西,而且经过仔细思考,说谎并不一定有害,有些甚至有益,如可以保护某些的情感,可以省略一些麻烦等。但是,有一类说谎我认为是得不偿失,那就是在对别人描述自己时过多粉饰,这种粉饰长期后果极坏,它会让自己失去自我价值归属感。

人为什么粉饰自己?是因为羞愧这种情感,认为自己的某些方面如果被人看清后,别人会认为我不值得交往。说到底,就是认为自己不够好,如不够......

阅读全文>>
2013年08月04日 22:48

好人终有好报—-读《自私的基因》

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是二十世纪的经典著作,其核心论点是,成功基因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其无情的自私性,这种基因的自私性通常会导致个体行为的自私性。但是,这并不否定好人有好报,并不否认利他行为。本文的标题实际也是该书第十二章的标题,该章以无可辩驳的逻辑及生物界中的实例证明,真的是好人终有好报。

我们都知道囚徒博弈。在其原始的人类版本中,囚徒博弈是这样的:一个银行家判定两个玩家的输赢,并对赢家支付报酬。假设我们是这两位玩家,我们手上各有两张卡,分别为“合作”与“背叛”,各自选定一张面朝下放在桌子上,然后等待银行家来翻牌。我们的赢输不仅取决于自己的出牌,还取决于对方打出的......

阅读全文>>
2013年07月27日 23:56

信念

我永远不会为信念去死,因为我的信念可能是错的。

------------伯特兰.罗素

很多年来我一直为一个概率问题困扰。我们知道,一个事件有A、B两个选择,如果选A赢的概率是51%,理论上无论什么时候都应选A。但事实上,概率之所以能兑现其前提条件是样本足够大,如果有机会选一万次一亿次,输输赢赢相抵结果是我肯定能赢。而现实生活大多时......

阅读全文>>
2012年07月15日 20:19

双输的博弈

周末一帮人聊天,从吴长江与阎焱之争聊到买凶,因为买凶是违法,违法就有大风险,即使是秘密。因此其中有一人设计了一种新奇的博弈策略,当然,这个策略是假定我们处在一个完全的法制社会,策略如下:

虽然买凶是违法,但在很多法制国家,赌博不违法,当众悬赌也是不违法。如,我赌奥巴马肯定能连任成功,如果有人愿与我赌,我输了愿赔1000万,赢了,对方输我1元,1:1000万的赔率,我认为概率很小因此接受,这也是合情合理。

那对某个人的安全,我也觉得风险不大,我愿以1000万赌XXX的生命是安全的,甚至可以具体到他的一条腿,我认为一个月内的他的腿肯定不会断成两截,如果有人接赌,XXX的腿在一个月内确实断成两截,那我心......

阅读全文>>
2012年06月22日 23:32

理性的赌徒

凡事无绝对,因此,我们人生中的每个决策其实都是在赌博,我们都是赌徒。

杭州司机吴斌被从天而降的铁块砸死的的事例证明,我们出行无论多小心,仍可能祸从天降,所以还是不出门的好。但事实是,数以十亿计的人仍天天出门,冒着被砸死的风险。所有的这些人都在赌,一部份人赌这铁块不会砸我头上,这是存侥幸。只有极少一部份想明白,即使真的有东西砸我,我也认了,我总不能为了这天天窝家里。这是理性的赌徒。

人生就是一场赌博,每个人都是赌徒,区别只在于是否意识到,是否是理性的赌徒。

4月16日与合伙人分手,自己独自筹建这对冲基金以来,我的工作与思考强度空前,其中最大的成果是选定了自己未来的路:做一个理性......

阅读全文>>
2012年04月19日 08:35

创业并幸福着

创业艰难、辛苦,但创业并不痛苦,创业者是幸福的。

自去年九月决定创业以来,已经半年多,但基金仍没成立,中途无数波折,开始的合伙人现在就散了,可谓大失败。但于我,并没有失败的挫折感,反而更坚定了自己前行的信心。

我是一个形而上的人,形而上的虚无处处体现。如我的理想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虚无的不知有何路径可实现。再如做投资,投资的过程其实是对逻辑假设的验证,我勤于或乐于建立各种逻辑假设,却疏于而畏于用可观察的事实去验证逻辑。于今我才发现,因为我沉迷于虚无,过去四十年,我其实没有真正脚踏实地的全心投入过任何事。除了上大学时学围棋,我从来没有二十四小时到七十二小时不停......

阅读全文>>
2012年03月04日 21:58

重温《集体行动的逻辑》

春节后关注了一些周期性行业,包括太阳能行业、集装箱运输行业、国内水泥行业。关注的原因是因为政府补帖及行业限产提价等原因,这三个板块的股票都有异常的表现,而与此对应的是一些卖方分析报告,认为“沟兑”将是主题词,认为行业巨头间的默契限产提价会是常态,仍会有大机会。

“这次会不一样!”集运行业,马士基于远东-西欧航线3月份的报介一次提价700美元居然成功了,居然所有的船公司都跟风了,4月份将继续提价,仍可能成功。目前在停航运力达80万TEU,航速减到极致消化15%的运力前提下,舱位率不足80%,历史上舱位利用率低于90%以下时的提价从未成功过,但这次成功了,于是有人满怀期待了。

晚上......

阅读全文>>
2012年02月19日 00:10

分享的三层次

给内部分析师培训,讨论如何评价商业模式。我将企业运作的逻辑流程分为三个环节:定义需求或创造需求、市场定位并设计产品、组织资源生产产品。组织资源的核心是管理,而管理的核心则是分权与激励。

合伙人提出,关于分权与激励,可观察的重要指标是创始人能不能分享。他总结出,所有的知识密集型行业,如软件行业、互联网行业、投资很行行业,股权都极其分散,而那些资本密集型行业,如造纸、化工及矿山等行业,股权相对集中。这是因为知识密集型行业的核心是人,需要靠股权分享来凝聚人才。大多能分享的老板都能做大,而不能分享的老板基本不能成大事。

分享因此成为很多公司的目标文化。这两天我一直在想分享这个问题,总结......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9日 12:20

关于资金成本

昨晚在深圳与一帮做股票的人“新春聚首话龙年”,聊到今年的A股行情,大家一致的看法是由于资金成本的下降,今年比去年好,肯定有行情。但关于行情的幅度,分歧很大。乐观的认为很好,理由是,全球的低利率环境会持续,中国的通胀压力也下来了,所以资金成下降幅度会很大。

我相对悲观,认为未来两三年会类似于02年到05年的情形,指数不会有大机会,但结构性机的机会仍有很多,如02-05年与中国变成世界工厂相关的港口机场等。为什么机会不大,为什么资金成本不会大幅下降,昨晚的争论让我理清了思路,今天记录一下。

第一个问题,目前的资金紧张是结构性的,这一点可能没有分歧。套用陶冬的说法,现在银行每增100元存......

阅读全文>>
2012年01月26日 23:24

以真诚与专注局部突破

年前与前老板有过一次长谈。当时老板对我新创的公司提了一些建议,很中肯,也很现实,但我有些不以为然,我对老板说:

“赚钱对我来说很重要,但也不是那么重要。我的理想其实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如今天象你这层次的人,能与我单独谈几个小时,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再譬如,你和许小年比较(注:之所以提许小年,是因为许为他公司的董事,是离我们最近的大知识份子),你的钱比他多很多很多,但你们两个比较,如果能让我选做谁,我毫不犹豫地选许小年。”

老板听后,很严肃地对我说:

“你想谈笑有鸿儒,得有人愿意跟你谈啊!你想做许小年,你知道他读了多少书,受过多少严格的学术训练?这并不......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9日 14:08

关于比亚迪

关于比亚迪,我一直没想明白一件事。昨天同一帮曾投比亚迪赚过大钱,然后又因它而受重伤的朋友们聊了很久,似乎解开了这困惑,但也不敢确定。现将这些困惑及可能的解释写出来,希望思享家的享友及博客的读者能提供相关的信息及讨论。

我没想明白的事是,比亚迪的电池技术根本不过关,根本无法做汽车电池,王传福又是如此聪明的人,他怎么敢大举高调进入电动汽车?

先解释为什么说比亚迪的电池技术不过关。前年新能源热、电动汽车热时,我研究了一下电池行业,才发现一些让我吃惊的事。充电电池这个东西,无论功率大小,都是要用基础电芯并联或串联起来,手机电池是2-4个,笔记本则是10个以上,而汽车动力电池则上百个。因为是小......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15日 23:11

信任比什么都金贵

今天在深圳上市公司见面会上调研某一国内婴幼儿奶粉公司,下面是我与公司的部份对话:

......

Q:目前国际品牌及贝因美占一线城市,我们及圣元等占二三线城市的格局,会不会将来因为国际品牌的渠道下沉或做中低端产品而被打破?体育用品阿迪耐克渠道一下沉,李宁、安踏就很难了,国际品牌一打价格战,国产汽车及彩电等销售大受影响,你们如何评价这风险?

A:奶粉行业不存在国际品牌未来渠道下沉的问题,它们早就在二三线城市卖了,可是他们在那里卖不动。

Q:卖不动?你们渠道掌控能力如此之强?

A:不是渠道的问题,是我们有价格优势,他们太贵,消费者无法接受。

Q:哦,我们有成本优势?......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7日 11:13

危机根源在于财富分配—-读《美国的逻辑》

我没受过系统的经济学教育,所以一直不敢肯定自己关于经济危机的一个基本逻辑:需求不足是因为供需不匹配,供需不匹配是因为财富分配不均。这两天看《美国的逻辑》,美国有名的政治经济学家罗伯特.赖克也是这么认为,很是开心。

供给创造需求,从逻辑上是这样。一项供给创造出来,必然会带来财富与需求。如,一所房子建好了,必然对应有工人拿到工资,地产商拿到利润,这来工资与利润都是钱,都是需求。供给与需求就象企业的资产负债表,有资产就有对应的权益,资产负债表永远平衡,从这个道理上讲,供需也永远是平衡,不存在需求不足。

现实中的需求不足都是结构问题。就如企业资产负债表,资产与负债不匹配,固定资产多但长期......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1日 21:59

投资中的诛心学

这两天看味千拉面(0538.hk)的资料,最让我纠结的是对骨汤门事件如何评估。骨汤门事件毫无疑问是虚假宣传,但这虚假的要本原因是什么,是老板潘蔚人品有问题,这次的做假是必然,将来也必然还有类似事件,还单是宣传部门的人自大自夸,一夸夸冒了?如果是前者,这企业可以枪毙了,如果是后者,现在股价下跌,可正是机会。

投资就是投人。巴菲特说看人要看三点:一是否勤奋,二是否有才,三是否诚实。是否勤奋很容易观察,是否有才,其实从企业的业绩也可观察,但是否诚实这事,可真难。

这难在于如何肯定一个人,否定一个人是很容易的。唐俊说谎,李开复又说谎,想否定都一掍子可打死。但就象方肘子说的,李同学与唐县长的性质......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24日 22:44

简单增长及其它之胡想

昨天晚上与朋友聊百事中国与康师傅的合作,结论是,如果能处理好百事原合作方--大多是一些低效率的国企--的人事问题,这将是大双赢。理由是,康师傅的工厂能力、渠道能力是这些“米帝”无人能敌的,但在饮料产品研发及品牌能力上,“米帝”比包括康师傅在内的所有华人企业要强很多。总体的感觉是,中国企业在“微笑曲线”的低端及右端部份(主要是渠道)这些相对简单的区域是有无比的竞争力,但在左端,包括设计研发,尤其是消费体验的研究这些复杂区域实在是太弱太弱了。

想起一个关于中国连锁业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连锁业过去十年的一个重要特点就是“简单增长”。所谓简单增长,其特点就......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9日 23:04

倒逼改革能成吗?

财新峰会收获很多,但让我思考最多的还是李剑阁与吴敬链老师关于改革需倒逼的讨论。

过去十年我国的政治体制不论,经济体制肯定是在倒退。倒退的后果很严重,如果再不进行改革,中国经济必出大乱,这是很多人的共识。为什么过去十年会倒退?李剑阁认为是因为2003年以后的日子太好过了,没有动力去变革。他举例说,过去三十年的改革大措施都是倒逼出来的:1984年的农村包产到户是8亿农民饿肚子逼出来的,95年以后的国企改革,抓大放小国退民进,是因为当时国企全面亏损倒逼出来的,诸如此类,例子很多。而2003年以后,我们无论是国际环境还是国内经济形势全都大好,这种日子下许多既得利益集团觉得挺好,所以没有动力,这是没有变革的根......

阅读全文>>
2011年11月10日 15:01

利润的背后

上周我与太太请上海市教育系统的官员吃饭,目的很功利,是为了以后小孩上学择校方便。这位官员是我岳父二十年前的同事及下属,上次岳父在上海时见过一面,承诺以后小孩上学就找他。小孩上什么学校于我们是大事,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一个机会,我们想着一定要把握,一定要持续“投资”。虽然岳父说,这人挺重情义,当面承诺你的事一定会做到,但我们可不敢把宝押在一句简单的承诺上。

去年四月,我的前老板打电话给我,要我对证一项赌注。原来是07年初关于苏宁电器,我当时认为苏宁电器财务数据不可理解,存在作假帐可能,因此反对买入该公司(事实证明我错了)。但另一同事极其看好,认为苏宁电器未来三年还能以......

阅读全文>>
2011年10月23日 22:35

为什么要乐观?—–读《断层线》有感

这里乐观的对象是指中国中长期的经济前景。中国问题太多,很多事太黑太离谱,我自己及周围大部份做投资的人基本都认为五年内之必出大事。但是,这半年来我有一种明显的感觉,中国的事并不是越来越黑,而是本来就黑现在被暴露而已,现在强烈的危机感只是因为开放,因为互联网,有太多的人看到了这种黑,而以前只是少部份人清醒。

如许小年所述,中国目前强烈的危机感是因为经济、体制、观念三个子系统的冲突,经济发展了,但体制,尤其是更基础的观念跟不上。我可以换个角度说,以前危机感没这么强,是因为经济没起来,而不是因为以前的体制与观念比现在好。

这一段时间研究中国天然气行业,看到一篇关于LNG汽车的困境的报告:虽......

阅读全文>>